Responsive image

感受平凡的惊讶——无声的设计

为什么很多物品一直安静存在着,自然地被人们发现其中的美好?

为何很多设计在无声中带给人们惊讶?

越来越多的人喜欢muji(无印良品),随着这几年这个品牌在国内影响力增大,就此引开话题:

原研哉在《设计中的设计》一书中写道:“很多品牌都以诱发消费者产生所谓‘这个最好’、‘非它不可’的强烈喜好为目的,无印良品的理想却不在此。它想做的是要带给消费者一种‘这样就好’的满意感。不是‘这个’,而是‘这样’。”

读到这里让我感觉得到了田中一光先生(创始人)的独到之处,可以理解为一种禅宗式的东方哲学,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消费理念,更是一种设计策略。正如muji的另一个合伙人说的一样:我们的产品既有品质又便宜。

第一眼认为这个理念感觉确实有点中庸,不愠不火,不痛不痒。一件商品的购买往往带有很强的个人情感色彩,也就是购买行为中存在很大的感性因素。某些商家大打感性大旗,很极端地宣扬“必备”“首选”“唯一”“最伟大”等等极端的词语,貌似经过定量论证过,其实是一种感性宣传,这与产品的实际情况可能存在违背。他们的推出新型事物,迎合着人们审美意识,确实能吸引某些消费者,这些极端的方式不免有些欠缺,相反,这样就好反而具备较强的生命力,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,无印良品也是基于这个定位,在价值观多元化的商业社会,找到这样的定位也是难能可贵。

也许他们只是在设计中,寻找一种人们内心适合的“度”。购买者拥有一种乌托邦式的思路:价格便宜,且品质最好,所谓的“物美+价廉”。消费者的完美欲望刺激了商家的产品销售行为,商家企图搭建一个平台,渠道商和生产商也不断降低成本,不断地在劳动力低廉的地方建立工厂,以换取残酷的生存与发展空间。这场战争,不断在培养自己用户,同时导致了用户的品味的提升,加上单一品牌的掌控力是有限,使得很多的商品被认为在品质上不断滋生瑕疵也并不稀奇,然而维护服务并不能抹去用户的心理印记。因此muji策略也可以理解是一种经济权衡与长久发展规划。在物美和价廉之间的平衡,既然是一种平衡,也就自然出现了偏移现象,“MUJI十大难用产品”名单的出现也不奇怪。

有人觉得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定位,避开了价格战同质化,避开的奢侈的少数群体,获得自己的用户群,可以大可小,可深可浅,等等。可能与东方人思维中多变的处世模式颇为接近,当地文化确实对社会乃至设计存在着深远影响,如原研哉所说,美国人可以教你如何开好汽车,日本人可能会让你20年无故障的安全开车,出发点不一样,文化背景不一样,很难一起评估,只能放到典型的环境和目的性的过程中去讨论。什么样子的审美观念的人,就会认可什么美丽程度的产品。但也是可以引导的,也就是muji所说的引导性消费。不管世界怎么变,一个美妙的故事总会吸引一群听故事的人,在适合的度中,让他们有理由接受它。

随着muji在中国内地不断扩张和渗入,出现了很多并不认可它产品的说法,如价格并不便宜,物品并不美,质量并不好。似乎发现了这“度”在国内出现了一些失衡。尽管这些失衡并不影响其粉丝的增加,在上海淮海路开了一家很大的旗舰店,故事一个比一个动人。这可能是一个从一个“度”到另一个“度”的转变。由于资源的限制,日本人的生活方式简单,直接,喜欢用对立,秩序的思维思考事物。使得他们对事物和空间都很珍惜,去除了多余的,保留最实用的。实际上很多日本设计师并不认为这是一种东方禅宗文化,而是一种日本人生活中设计功能性和实用性的体现。那么我们这里该是什么呢?

文中以muji为例,实为反思设计与用户的度,Poul henningsen的PH灯也未尝不是给人这样的体验。“规整”“规范”“细节”“精简”“实用”似乎这些词是我们平时在设计中常提到的,关键点在于执行和思考的不同,不一样的人,在不一样的生活阶段,不一样的背景下,产品的特质是不同的。但有一点不得不提,我认为好的产品和设计,是无生息地安全地融入到你当下的生活中,在平凡的生活中,领会设计师的良苦用心,获得一些让人惊讶反思体验。也希望UXTIME Design的设计能带给用户更多安静而平凡的力量,评判一个设计的好与坏不再是“暂时的”,而是“长远的”。